初雨

[利艾]櫻色之絆

 @無聲嘆息

感謝妹妹提供這麼好的武士paro來讓我久久沒有提筆的生鏽之手開始運作(跪

設定:

艾倫.耶格爾(20)

混血兒,在日本時化名為【江蓮】,礙於自身的瞳色而時常遭人欺負,有次偶然的在里維的家門前與地方浪人發生衝突,被家僕發現後本想將他驅離,卻在里維的一聲令下將他帶入新選組本部。

 

里維(30)

曾為浪人武士,卻在種種原因之下成為了新選組的副長,在艾倫那不屈的眼神中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對他起了興趣便激發出想將他留下的衝動。


 

「生來就擁有異邦人的瞳色還真不幸啊,看了就令人作嘔,你的父母都是因你而死。」

「你又知道什麼了!給我把那句話收回去!」

那如地獄惡火般炙熱的金,在少年眼中肆意翻騰,裡面充斥了太多的情緒,猛烈且直接的向他襲來,讓他有了被火灼燒的疼痛錯覺,但他卻覺得不討厭,反而有種想要更加激怒他的快意。

「那小鬼,如果你有能力在這打贏我,我就把剛才的話收回去,如何?」

抽出手握的太刀,銳利的刀刃散發出妖異的冷光,亦如它的主人般帶點神經質的寒涼,銀的透亮的細長眼眸寫滿了征服的慾念,毫無遮攔。

「…你這個渾蛋,說什麼都要你把話收回去。」

他抽出腰間的另一把佩刀丟給少年,刀鋒閃爍著嗜血的寒光,他舉刀直指少年嘴角勾起一抹殘酷的笑。

「等你贏了再說,不許逃,如果敢背向我就讓你死,你有死的覺悟嗎?」

 

即使被壓制在地,蹭得渾身是泥,傷痕累累狼狽不堪,就算自尊被任意踐踏也無法撼動他那高傲之火花,反倒延燒得更加熱烈,野火燎原,已經有多久沒人這樣像是要把我燒成灰燼般狠狠怒視過我了?

 

那雙堅毅的金之瞳比想像中的還美呢,有著與我相似眼神的孩子啊,呵,心裡好久沒有這麼讓人沸騰的熱度了。

 

 

粉的透白的落櫻點點依循著皎潔的明月所透射下的柔和月光細膩且靜謐的飄滿整間和室,如一場櫻吹雪卻靜得彷彿不願過去驚擾這似夢一般的安寧祥和。

男人卻睜開雙眼,此時的他並無半點睡意,眼神清明的不似剛醒之人,他緩緩的坐起身看向身旁睡得安穩的青年,隨著歲月的推移而抹去的稚嫩卻抹不去他那與身俱來的傲氣,青年毫無防備的睡顏讓他多了一絲憐人,月光為他撫上了一抹雪白,粉色花瓣落在他的髮上像極了為他獻上的冠冕,男人下意識的揉弄了幾把他的頭髮,聽到青年貌似抗議的嗚咽了聲,男人的嘴角淺淺的揚起一道溫柔弧度,眼神柔的像是湖中的一輪三日月,虛幻的如鏡花水月。

男人站起身拎起掛在一旁的外褂披上,外褂上飛揚的黑白羽翼象徵著不管是新選組還是他自己本身的自由意志和無堅不摧身為武士的尊嚴,握起擺放在枕邊的太刀,這把太刀承載了太多的業,不管是敵人的鮮血抑或是同伴們不甘的淚水,更是整個新選組的理想及賦予給他的責任,他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揮刀直到他為新選組開出一道血路,不計一切代價。

他用髮帶將散落在肩上的長髮綁起,抽出隨身攜帶的令書,即使表情上看似毫無波動,眼中的湖水卻難止波亂,『即使戰死沙場亦要將異邦人驅逐出去』,剪短的幾句話卻痛得讓男人窒息,他第一次對主公賦予給他的重任迷惘了,對他而言作出無悔的選擇承擔並接受一切後果是他一直所遵循的,即使結果不如他所想。

如今異邦之戰蓄勢待發,他卻少見的猶豫了,他無法接受眼看著所愛的青年與他為敵染上淒然的紅倒在他懷裡的瞬間,青年的紅會在他的身上用僅剩殘破的生命開出最後一場絢爛的繁花血景,直到體溫逐漸變的冰冷,心臟不再為他跳動,他不願想也不敢想。

生離死別經歷過無數遍,緊握著同伴們染滿血汙的雙手收下他們的遺志,手中最後只留下血的餘溫,還有他獨自一人,即使當年那個年少輕狂的少年已經變的強大,他還是會害怕失去那屬於他的太陽,暖的無可替代的笑顏,於是男人心中下了某個決定毅然決然的將手中的令書撕得粉碎,抽出腰間的刀,刀刃一落,像是拋棄了些什麼,告別了些什麼,墨色的髮絲隨風在花瓣的交織中如傲視群雄的黑色山櫻美的教人窒息,卻苦的鼻酸。

青年默默的佇立在一旁,男人的痛苦和掙扎他都看在眼裡,他也比誰都清楚,他手緊緊握拳無視於用力過度而流下的血痕,他不在乎,男人永遠比他所想像的承受更多更多,他想要分擔男人的痛,不願男人就這樣獨自扛下這一切,他們可以一起面對,他要男人明白即使失去一切他們還是擁有彼此,他們就是彼此的信仰,彼此的羈絆。

 

「江蓮呦,你…怕死嗎?」

當青年終於忍不住想喊出聲時,男人彷彿早就知道他的存在沒頭沒尾的丟出了這句話,男人轉過身望向青年,眼神如緩緩流動的秋水無聲無息的流進青年的眼底深處,他就只是這樣淡默的看著,不急著讓青年回答,等待中透出了對青年的重視與深深的依戀。

青年沉思了些許想了想突然低頭笑了起來,握起手中的太刀拉起幾分露出一截刀刃,抬起頭的剎那男人看到了他的眼神,如火之鳳凰的漫天延燒,誰也無法將其毀滅的信念,男人從他的眼神中明白了他的解答,呵,裝成熟的小鬼,不過還不賴,於是他也將手中的太刀拉起,並相互敲擊刀刃,這是個無聲的誓約,更是個無言的默契,他們之間不需要過多的言語,亦不談情也不說愛,在這個亂世說這些都太過奢侈,但他們能做到的就是為了彼此活下去。

因為…在對方而言,你的存在就是愛本身。

 

Fin.

2015/3/16

這裡是墜入刀劍亂舞及薄櫻鬼後就對武士這個paro無任何反抗能力的初雨,感謝大家看到這邊,可以把這篇當作前幾天的情人節賀文看也可以當作後幾天的艾倫生賀文看,一次滿足我真機智(滾


评论
热度(7)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In what distant deeps or skies
Burnt the fire of thine eyes?
On what wings dare he aspire?
What the hand dare seize the fire?
© 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