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雨

[利艾]BLOOD X KISS

*吸血鬼PARO


「哈啊…哈…嗯…」

脖子傳來陣陣頓疼,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尖銳的獠牙如野獸般刺穿自己的皮膚,溫熱的血液就這樣流了出來,鮮紅的血流過健康的小麥色肌膚格外的煽情,男人冰冷的薄唇貼上頓時如火在燒般炙熱,自己的鮮血被吸吮的嘖嘖聲不時傳入耳廓,舌頭濕軟的觸感和牙齒輕咬的摩擦,讓他有種要被男人吃光殆盡的錯覺,不自覺扶上男人寬闊的背脊,撫過長年戰鬥所留下的傷痕,粗糙卻令人倍感安心。

這個男人的背上滿載著大家的希望,也滿載著死去戰友們的憤怒和不甘,獨自一人承擔著這一切,如一對沉重的自由之翼,逼迫自己踩踏過昔日戰友的屍體,強迫自己在這染滿鮮血的道路奮戰到底。

「艾倫…?」

帶有薄繭的大手滑過面頰,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視線變得模糊,淚水不受控制的流滿整張臉,胡亂的抹了抹對上男人此時因對血的欲望而染上妖異血紅的眼瞳,男人似乎不太滿意他的走神而皺起眉頭,帶點處罰意味的咬了下他的耳垂,得到少年如預期的顫抖抽氣後,才有些消氣的抬起頭看向被他禁錮在雙臂間的少年。

「在這種時候還敢走神膽子挺不小的,嗯?」

微微上揚的鼻音帶了點斥責的語氣,但手卻溫柔的將他臉上的淚痕一一擦去,『真髒啊…』雖然腦中這麼想卻沒有停止擦拭的動作。

「兵長…」

「這種時候應該叫我什麼?」

「…利威爾…」

這個臭小鬼每次都不知道在胡思亂想些什麼,看似大而化之卻意外的鑽牛角尖,個性頑固倔強的要命,面對任何事物都不曾示弱過,將所有的苦都往肚子裡吞,獨自一人承受著,只有我,他只會對我一個人依賴,只會對我一個人暴露自己的弱點,這隻只會屈服於我的野獸,這隻傲骨的野獸,只屬於我。

想著想著便情不自禁的吻上他的唇,不是溫柔的舔吮而是粗暴的啃咬,像隻永不饜足的獸,舌頭強硬的打開牙關闖入口腔,滑過口腔黏膜,蹭過敏感的上牙齦,拉過少年生澀的軟舌與之交纏,鮮血的腥甜刺激著味蕾,艾倫本能的咬破了利威爾的嘴角,開始舔吮了起來,看著清澈的碧綠漸漸染上汙穢的血紅,讓利威爾有種殉道天使的背德感。

『啊,為了我墮落吧,只屬於我的,被我扯斷羽翼的,我的天使…』

鬆開彼此的唇,利威爾咬破了自己的舌頭,鮮紅的血液至舌尖潺流下來滴落至他結實的胸膛,艾倫喘著粗氣,滴落在利威爾蒼白肌理那鮮明的紅,散發著誘人香氣的紅,好渴,想要,想要,好想要,這股欲望驅使著他伸出粉舌舔上利威爾的胸膛。

利威爾的胸膛厚實而不單薄,赤紅的血液順著飽滿爆發力的肌肉線條往下流,艾倫忘情的將它舔拭而盡,利威爾有一下沒一下的揉弄著他的棕髮,順著帶點細汗的髮鬢,來到少年不算纖細的脖頸,滑過吞嚥時滾動兩下的喉結,不夠,還不夠,還要更多,延著血液的牽引舔上了利威爾的舌尖,兩對鮮紅的矇子在此相望,如磁石般渴求著彼此,於是利威爾狠狠的扣上艾倫的後腦,雙唇緊密貼合,舌頭著了魔似的亂竄,在口腔內攪弄糾纏的舌頭交換著彼此的血液,兩人像發了狂的野獸不斷索求著彼此。

 

冰冷的身軀隨著愛人的血液而沸騰,此刻血液所傳遞的不只是溫度,還有深藏在心中不輕易說出口的愛語。


THE END OR TBC?

啊今天開學了來發個文浮水一下(飄

评论(11)
热度(23)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In what distant deeps or skies
Burnt the fire of thine eyes?
On what wings dare he aspire?
What the hand dare seize the fire?
© 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