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雨

[利艾]致怪物01

*音樂生paro

*利威爾轉生有,艾倫的情況特殊並沒有轉生(之後劇情會說明

*利威爾年下設定

*略解謎性質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失散的雙翼所尋找的最終依歸究竟在何方?

 

C.E2016/4/1

櫻雨紛紛,帶了點女子頰邊胭脂的青春氣息,私立瑪麗亞教會學院正式開學,結束每日例行的教堂禱告後,見時間還早,艾倫便往舊校舍的琴房寫曲,寫曲寫到入神一時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忘了開學典禮的時間,腳步匆忙的跑往禮堂時,與一個身型有些矮小的男學生擦肩而過。

過於熟悉的氣息使他下意識的回過頭,只見粉嫩的櫻花花瓣紛紛落下,灑落在那令人眷戀不已的背影,刀削的俐落黑髮純黑的立領制服,但他卻在上頭看到了飄揚的墨綠斗篷黑白交織的羽翼,剎那間模糊了眼框。

 

C.E2016/4/6

與班上同學沒有半點交集,周圍的打鬧嘻笑和言語交談彷彿距離遙遠,利威爾若有所思的托著下巴,帶有骨感的修長指節在桌面上敲打拍子。

逢魔時刻的悲嘆』這項校園怪談在新生之間吵的沸沸揚揚,但他毫不在乎,『舊琴房的鬼魅』什麼的,可笑至極,只是些無稽之談罷了。

灰藍色的眼眸看似漫不經心的盯著窗外細雨綿綿,枝頭上的花瓣在雨水的澆淋下粉的透白,落地卻無法歸根。

 

C.E2016/4/7

藍天被夕陽染的血紅,接近黃昏暮色,比起其他學生放學後不是社團就是聯誼之類的,身為音樂班的學生,利威爾選擇回去宿舍練練琴。

但有件令他在意的事,利威爾抬起手看下手錶,默數了幾秒後果不其然舊琴房的方向傳來了『逢魔時刻的悲嘆』。

哀然悽楚的音色透露出了段無人知曉的悲傷過往,尖銳急速的高音如受困的負傷之獸在絕望之際的淒厲悲鳴,飄邈嫻靜的中音如對死去亡者的深刻悼念及追憶,沉重壓抑的低音如背負了極大痛苦卻無法訴說的苦澀。

這曲調宛如隔世歷經數回滄桑,陌生卻又異常熟悉,更詭譎的是,他確信這是首獻給已逝戀人的情曲

 

C.E2016/4/10

利威爾是個現實主義者,他不去盲信些怪力亂神的謠言,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觸碰到的,等到他意識到已經站在舊琴房的門口許久。

自嘲的擾了擾頭,啊啊,就當打發時間吧,拉開門帶有幾片花辦的粉色隨風撫過他蒼白的面頰,裡面並沒有人卻有著人的氣息,這就表示有人曾經使用過這間舊琴房。

窗戶是開著的,紡紗的窗簾飄逸伴隨著空氣的流動擺盪,澄黃又帶點火紅的天色透了進來,有種野火燎原的錯覺,連呼吸都變的灼痛。

窗邊的木質地上疊了幾張未完成的譜紙,上面的字跡撩亂看的出經過多次修改,一支未蓋上筆蓋的鋼筆擺放在旁。

結果最後被警衛發現勸導出去,『逢魔時刻的悲嘆』都沒有出現。

 

C.E2016/4/13

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利威爾轉了轉手中之前發現的鋼筆,看著琴架上的譜想的出神,這是他十五歲那年生日創作出的曲子,也是唯一沒有名字的。

當時的情景他依舊難以忘懷,在櫻樹下拉奏小提琴的棕髮少年,在雪花繚繞的冬夜中閃耀動人的金色眼眸,雖然櫻花尚未盛開卻有種少年被粉白花瓣所層層包圍的近視感,那當下想要緊緊抱住那纖細身子的衝動,這念頭在心中無限蔓延。

將手平擺在琴鍵,輕緩的闔上眼簾,奏出第一分音符的剎那便循著旋律隨之悠揚,雖溫柔卻飽含壓抑的苦澀及憂愁,他表露出了平時看不見的柔情,那灰藍如深海平靜的都要溢出水來,此時此刻他眼裡只映照的出那雙躲藏在顫抖眉睫下的絕美金瞳,注視的那瞬間靈魂便被奪取,被擄獲,亦或是在更早之前

一段急促的腳步聲傳入耳邊,利威爾停下了彈奏,「嘖,警衛嗎?」,上次自己私自闖入才被訓了一頓,絲毫沒有考慮的提著背包往窗台一跳,儘管這是二樓的高度,雖逃了卻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劫。

 

「哈…哈啊…」

猛地拉開門,陳年老舊的木門發出尖銳沙啞的哀鳴,劃破了整室的寧和,原本在這琴房彈奏的人已失去蹤影,艾倫緩了緩過於躁動的呼吸,指節發力的收緊幾乎要陷進皮肉,不會錯的,是那首曲子,旋律如無形的枷鎖深深的鑲在血肉,禁錮了自己數千年,金色的眼眸漾起一層水霧,卻落也落不下來。

啪唰一聲琴架上的譜紙隨風飄散至地,撿起的那一瞬淚水失控的無聲落下,是他的字跡,略為潦草卻不失個性的流暢提筆,亦如那男人的作風,艾倫看著譜紙上尚未書寫的譜名,忍不住嗚咽出聲,吶,兵長,這首曲子的曲名到底是什麼,為何到最後還是不肯告訴我?

「吵死了,小鬼…」

以為自己終於失心瘋到產生幻覺了,抬起頭的那一刻他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襲標準的調查兵團制服,整潔如初的雪白襯衫,繫在脖頸上的克拉巴特一絲不苟,就跟記憶中的一樣。

「…兵長。」

才剛邁開一步便被兵長擺手制止,艾倫不解的皺起眉頭,捕捉到少年眼裡閃過一絲受傷的情緒,兵長無奈的嘆了口氣。

「沒用的。」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令艾倫更加的一頭霧水,見少年仍露出不解的神色,他像是妥協了似的伸出手向艾倫示意,疑惑的伸出手碰觸的下一秒艾倫感受到心臟都要凍結的冷,刺骨的連心跳都劇烈的發疼。

碰觸不到

滿溢淚水的金眸與靜如死水的灰藍眼瞳無言相對,淚珠墜落至地,碎成一片。


tbc.

评论(3)
热度(7)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In what distant deeps or skies
Burnt the fire of thine eyes?
On what wings dare he aspire?
What the hand dare seize the fire?
© 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