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雨

畫了張一期哥求快回本丸QQQQQQQQ

紫藤花開

CN/初雨

攝影感謝諼草><

近期的紙膠帶繪

CCO好可愛>////<

下一把刀來預告是安定w

[利艾]櫻色之絆

 @無聲嘆息

感謝妹妹提供這麼好的武士paro來讓我久久沒有提筆的生鏽之手開始運作(跪

設定:

艾倫.耶格爾(20)

混血兒,在日本時化名為【江蓮】,礙於自身的瞳色而時常遭人欺負,有次偶然的在里維的家門前與地方浪人發生衝突,被家僕發現後本想將他驅離,卻在里維的一聲令下將他帶入新選組本部。


里維(30)

曾為浪人武士,卻在種種原因之下成為了新選組的副長,在艾倫那不屈的眼神中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對他起了興趣便激發出想將他留下的衝動。



「生來就擁有異邦人的瞳色還真不幸啊,看了就令人作嘔,你的父母都是因你而死。」...

最近都沒在更新呢都快長雜草了(躺

爺爺來我家喝茶真是開心>////<

[利艾]賭場paro

「差不多該讓你們的王牌莊家出場了吧。」

說著這句話的少年勾起一抹自信又帶了點輕挑的微笑,綠色的眼眸淡然中含著淺淺的鄙意看著賭桌前的發牌手,修長的手指不斷把玩著手中的籌碼發出清脆的響聲。

「這傢伙──。」

賭桌前的發牌手似乎是被羞辱到了,氣的不輕,咬著牙臉色難看的瞪視眼前的少年,全然丟了之前的職業笑容。

「怎麼了嗎?如果你想繼續跟我賭也不是不行,只是賭玩這一把這家賭場可能就要關門了。」

露出狡猾的淺笑,更加不客氣的將雙腿翹上賭桌,長靴隨著少年此時不錯的心情有節奏的擺動。

「別太囂張啊你這──」

「夠了。」

突然介入的平淡聲線冷得讓全場皆降到了冰點,一直都在遠處觀看的利威爾腳步穩健...

[利艾]為睡著的你落下一吻

依舊是練文筆的兄弟paro//
⒉睡前的晚安吻
利威爾(17)x艾倫(11)

艾倫經常做一個夢。
他也沒辦法斷定那到底是不是個夢,這夢太過頻繁,感覺太過真切,真實的令人發毛。
夢中人類生活在高牆內,牆外有吃人巨人的威脅,人類並不自由,像被眷養在牢籠中的家畜,他看見了自己,靠著粗大的樹幹仰臥在青草上,土壤的味道流連在鼻間,紫色的小花隨風搖曳,看似安逸卻只是表面上的和平,碧綠的雙眸通透如琥珀,目不轉睛的望著蒼穹中飛翔的候鳥,眼裡透露出的執著在羽翼展開漸漸消逝於黃昏的晚霞,他渴望自由。
但這是個殘酷的世界,他切身的體會到了,眼看著城牆在一夕之間被催毀,人民此起彼落的尖叫哭喊,四處飛濺的血紅,宛如人間煉獄,佇立在...

[利艾]在你身旁入眠

太久沒寫文了來練練文筆(躺

設定:
親兄弟paro
起初年齡為
利威爾(6)x艾倫(0)
利威爾有前世記憶,但艾倫沒有。

取自兄弟三十題:
⒈在哥哥的身旁入眠
利威爾(15)x艾倫(9)

「叩叩―。」
突如其來的叩門聲將專注於學校報告的利威爾喚起,在筆電鍵盤上快速敲打的手也應聲停止。
「誰?」利威爾摘下鼻樑上的黑框眼鏡,揉了揉因長時間盯著螢幕而發酸的雙眼。
「呃…那個…哥哥是我。」稚嫩的聲線中帶了點怯懦從門的另一端傳來,顯然是在害怕打擾到對方。
「…進來吧。」得到對方的許可,艾倫便小心翼翼的將門打開,如翡翠般清澈的綠眸不安的在利威爾身上遊移不知為何還夾雜點彆扭的味道,手裡還抱著一本英文課本。
「怎麽了嗎?」艾倫看了看坐...

[利艾]BLOOD X KISS

*吸血鬼PARO


「哈啊…哈…嗯…」

脖子傳來陣陣頓疼,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尖銳的獠牙如野獸般刺穿自己的皮膚,溫熱的血液就這樣流了出來,鮮紅的血流過健康的小麥色肌膚格外的煽情,男人冰冷的薄唇貼上頓時如火在燒般炙熱,自己的鮮血被吸吮的嘖嘖聲不時傳入耳廓,舌頭濕軟的觸感和牙齒輕咬的摩擦,讓他有種要被男人吃光殆盡的錯覺,不自覺扶上男人寬闊的背脊,撫過長年戰鬥所留下的傷痕,粗糙卻令人倍感安心。

這個男人的背上滿載著大家的希望,也滿載著死去戰友們的憤怒和不甘,獨自一人承擔著這一切,如一對沉重的自由之翼,逼迫自己踩踏過昔日戰友的屍體,強迫自己在這染滿鮮血的道路奮戰到底。

「艾倫…?」

帶有薄繭的...

[利艾]致怪物04

C.E2016/4/16

這是我與兵長的第二次見面。

他並不是每一次都願意出來見我,但我知道他一直都在,在這間舊琴房裡,問我為什麼那麼確信,我就是知道。

佇立在窗邊站的挺直,背上那對自由之翼每看一次雙眼就會如被焚燒般痛楚,外頭正下著午後雷陣雨,潮濕的空氣壓抑著我的胸腔,胸腔中的肺泡被壓縮又無法自控的膨脹,如我焦慮難解的內心,背對著我的尊容倒影在窗面那交纏的雨絲中模糊而不清,我無法看清他的表情,更無法看透他的情緒和想法,至始至終都是如此,不時傳來的陣陣雷鳴彷彿不曾將我們驚擾,我們只是沉默,頃盆而下的雨水如我鼓譟不已都要破口而出的疑問。

但…開不了口,也不知該從何問起,幾度啟口欲言又止,只...

[利艾]Heartbeat

只是先記錄一下怕自己忘了(#

幽靈利X靈感體質小說家艾


設定:

艾倫.耶格爾

26才,有靈異體質,職業為小說家,有前世記憶,通常沒有特定的事並不會出門,但只要一個故事的完成就必定會遠行,發現利威爾的靈魂時得知利威爾沒有前世的記憶,只要遇到寫作空檔或瓶頸便會協助利威爾尋找回到原本身體的方法。


利威爾.阿卡曼

19才,幽靈,沒有前世記憶,15才那年開始被怪夢纏身,19才生日當晚因為不明原因而導致身體進入休眠(?),恢復自我意識時已經發現自己是靈魂出竅的狀態,身體還在醫院靈魂卻被束縛在艾倫的家中,雖然沒有閱讀小說的興趣及習慣卻對艾倫寫作出的小說莫名著迷。

[利艾]致怪物03

C.E2016/4/15

再次見到那名少年是在新校舍的天台上,他帶著耳機倚靠在護欄邊,放鬆的輕閉雙眼,貌似正沉浸在音樂之中,微風輕柔撫過微翹的棕色鬢髮,不曾驚擾少年平和的睡顏,在暖陽光線照射下如披了一層金色紡紗,美麗卻無法觸及,艾倫‧耶格爾,他的名字我深深的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又一遍,像是要銘刻在我的心臟處,嚴格來說應該稱呼他為學長,畢竟他大了我兩屆,但總覺得有種無法言說的不協調感,待他拔下耳機起身的那剎那我與他視線相對,從耳機流露出的音律我聽出了是Zigeunerweisen(流浪者之歌),他的眼神閃過一絲驚訝,但下一瞬便像潮水流經般消卻。

「身為學長卻翹課?」

我向前走了一步語氣帶點嘲諷...

[利艾]致怪物02

C.E 2016/4/14

譜不見了。

來回翻找了數十次後利威爾給了自己這個結論,說老實話這種情況很少見,應該說從來沒發生過,這很反常。

更令他不解的是,他竟會因此而焦躁難安,幾近偏執的尋找,樂譜以他為中心散亂一地,他也不明白是怎麼了,心臟如被掏空了一塊隱隱生疼,他像是斷了線的人偶脫力的躺倒在床,墨黑髮絲下的灰藍是那樣的空洞無神。

看了看慘白似己的天花板,他第一次覺得從窗外透出的月光是那樣的懾人,床頭早已步入午夜的時鐘,時針與秒針的短暫交會與摩擦,分分合合,利威爾終究還是忍無可忍起身就走出了房間。

起先只是緩慢的步行隨後便不自覺的越跑越快,像個即將溺水之人胡亂掙扎,近十年的夢魘緊密的...

[利艾]致怪物01

*音樂生paro

*利威爾轉生有,艾倫的情況特殊並沒有轉生(之後劇情會說明

*利威爾年下設定

*略解謎性質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失散的雙翼所尋找的最終依歸究竟在何方?


C.E2016/4/1

櫻雨紛紛,帶了點女子頰邊胭脂的青春氣息,私立瑪麗亞教會學院正式開學,結束每日例行的教堂禱告後,見時間還早,艾倫便往舊校舍的琴房寫曲,...

[利艾] IN YOUR EYES

*NONAME設定(艾倫也是其中團員)

*可搭配此BGM食用

http://www.nicovideo.jp/watch/nm23972537


「教えてよ 教えてよ その仕组みを 

僕の中に谁かいるの?

壊れた壊れたよ この世界で 

君が笑う 何も见えずに…」


低沉略帶沙啞的嗓音,彷彿具魔性般一開口便主宰了所有歌迷的感官,時而飄渺時而強烈如抓不住的霧卻深深的揪緊歌迷們的心神,吉他手帶有高超技巧的急速電音,鼓手節奏快速清晰的強烈打擊,貝斯手沉著明朗的停頓點音,宛如奔騰的血色音符交織而成的鮮紅之網。

這個起初三人最終組為四人的神祕樂團『NO...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In what distant deeps or skies
Burnt the fire of thine eyes?
On what wings dare he aspire?
What the hand dare seize the fire?
© 初雨 | Powered by LOFTER